青龙学习小组小组长

the fun will never end.

记忆好有时实在是一件讨厌的事。也想好了伤疤就忘记疼,每次都能用尽勇气,不顾虑后果斟酌损益地横冲直闯,可是那些跌过的跤就像血与骨里的一根暗刺,冷不防地就刺痛你曾经柔软而滚烫的心脏,你逐渐变得不再愚蠢也不再鲁莽,变得冷酷而坚强,却也敢义无反顾地遵从内心,也不敢在雨中狂奔,怕冷,更怕放声大哭。

充实自己和不断提升与其说是为了结交更棒的伙伴,吸引更多光与热,更多是不想让老朋友失望,想要成为认识越久越感到惊喜的人,想成为你们感动和快乐的原因。

神明派某些人来替他来拯救一些生命,这是我遇见你之后才开始相信的事。

今天上学,他在我前面大概一百米,飞快地追上去,偷偷绕到他身后刚准备拉他书包吓他,伸出手他突然转过身,赶紧缩回手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。并排走了一会他突然停住,转过身背对我,我问他干嘛,他说“你还要拉我书包吗。”

认识你之后就很少羡慕别人了。

躺在初夏的雨中,鼻腔里充斥着凉爽的空气,雨滴掩盖了嘈杂,把我从世界分离,夏夜如此美丽,这亦成为我眷慕你的理由之一。

区别在于,暗恋时寻找蛛丝马迹猜测对方多少也有那么一点喜欢自己,恋爱时刨根问底只为证明对方多少有一点没那么喜欢自己。

她的顺从让人窒息。从来没有一句异议的细致入微,对他一切丑恶与下作勾当充满慈爱的包容与宽宥,他并未心存感激,却只是认为她头脑空无一物,善良而愚蠢得可悲。她是个没有思想的姑娘,她的温情就好像一杯温水,寡淡无味,他需要的是些触及灵魂的其他东西,酒精或是药品,再不济也该是碳酸饮料之类的其他东西。他以为自己戏耍了一位痴情女子,为自己的及时抽身洋洋得意,颇为自己的远见卓识而沾沾自喜。他知道自己是一个恶棍。他没有幸福的童年和关于初恋的美好回忆。拥有的是太多的欺骗和利用,酒精,暴力。他晓得接下来对方的那套把戏,质问,抽泣,更多的挽留,他不会心生怜悯,他已经准备好毫不留情地转身只留给她费解和一个冷酷身影。
可是她没有。她只是微笑着和他挥手告别。他开始费解。

他大概不知道。她早就已经看穿了他头脑里的所有算计,他的高谈阔论,浪子之心,他的自私和浅薄,他的意志消沉,他的愤怒和畏惧,这些被她尽收眼底。

他更不知道的是,她第一眼看到他时就暗下决心,要将自己全部的灵魂与热情,珍藏已久的真心毫无保留地交付与他,利用也罢伤害也罢。要随他奔波忙碌,幸福也罢惨淡也罢,要跟他共度余生,灿烂千阳也罢一滩泥水也罢。
他不相信爱,却始终活在最顽强而蓬勃的爱意里。

他已垂垂老去,暮年的某一天,他躺在肮脏的破床上,徒剩一具枯槁的肢体和早已枯萎的灵魂。他不堪回首糟糕的人生,只是突然想起多年前某个下雪的夜晚,有谁用手轻轻拂去他颊上的雪花,像是在擦拭世上独一无二的宝物。

你是礼物又超过礼物,是初遇时的惊喜也是从不会辜负期待的历久弥新的感动。